相关文章

东莞保安公司资讯外派保安刺死人赔偿踢皮球

食堂里打饭,与保安口角争执,遭刀刺致死。因行凶者是保安公司外派至该公司的保安,作为受害人亲属,究竟该向谁求偿?谁知三方都推卸其责。经审理,法院终判定各方都需担责。

去年4月20日中午12时,供职顺德某保安服务公司的梁某,受聘入驻该电器公司饭堂执勤。而就在员工排队购饭过程中,工人小余因不遵守秩序插队,梁某便与其发生争执。

两人随后走出饭堂,并在公司门口继续争吵。而随着口角升级,梁某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把弹簧刀,朝小余颈部刺去。这时,在旁围观的另一名工人阿俊见状,赶紧上前推开梁某,不料被其用刀刺中腹部。因左颈静脉破裂致失血过多,小余伤重身亡,而阿俊则构成重伤。

经审理,法院认为该案是由于梁某履行职务而引发,而被害人小余对双方矛盾的激化,负有一定责任。虽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,但可酌情对被告人梁某从轻处罚。此外,梁某作案后留在现场等候警察处理,可视为主动投案,可对其从轻处罚。据此,梁某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尽管对于梁某的罪行无可争议,但围绕民事赔偿的分歧,却成为焦点。

案件审理期间,被害人将梁某所在的电器公司追加为附民被告,而该电器公司又将顺德某保安服务公司追加为共同被告。三方在庭审中激烈争辩,对于谁该为民事赔偿买单互相推卸责任,各执一词。

佛山中院总结争议焦点认为,保安公司外派保安犯罪,保安公司和接受保安服务的公司,究竟该如何承担责任?法院表示,根据国家相关法规,劳务派遣期间,被派遣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,由接受劳务派遣的用工单位承担侵权责任,而劳务派遣单位有过错的,则应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。

本案中,电器公司是梁某的用工单位,因此其在执行职务过程中造成他人损害,电器公司应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其次,保安服务公司作为梁某的劳务派遣单位,负有对其进行全面培训和及时监管的职责。然而,根据该公司提供的保安培训会议记录,并无参会人员签名确认,而梁某在庭上也表示其未接受过相关职业培训。此外,梁某携带弹簧刀上班,在场的保安队长等其他保安人员,也未采取措施制止其行为,可见保安服务公司在此存在明显过错。

据此,佛山中院判决梁某应赔偿27.6万元,而电器公司也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,至于保安服务公司则承担30%即8.2万元的补充赔偿责任。